新散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阅读 > 叙事散文

叙事散文

[原创]一个小女子的色

2020-12-14叙事散文后村别调

引文:情字从心理上发于自然的意念,或因外界事物刺激所引发的心理状态。如:感情、温情。礼记礼运: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如此表达。这样的情没有颜色,却很深刻。没有语
引文:情字从心理上发于自然的意念,或因外界事物刺激所引发的心理状态。如:感情、温情。礼记礼运: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如此表达。这样的情没有颜色,却很深刻。没有语言,却很荡漾。当然还有友谊之情分,如李白赠汪伦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样的情源源流长,滋润着心灵。而我们平时对情字的理解都是局限于两性之间了,爱情,这样的字眼仿佛着了火,看着就让人不能平静,一个平常的日子因为恰好也是个什么西方的情人节,而变得敏感,一天之内不敢给别的的男人打电话,怕误会。更不敢和某个男人约正常的会或者开展工作交流了,自己心里有鬼?也许。反正脆弱是难免的,希望着,却又躲着,还用诗在搪塞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在朝朝暮暮。但是为何把朝朝暮暮给了家的人,不可以用一个特定的日子去抓飘渺的情呢?我在我的引擎中点击了一个情字,在5秒种之内,与情有关的发展变化史全部被暴露了出来,以情为轴引出了一条脉脉的线……   倒叙一   这样的经历很多人是羞于开口的,我也不例外。但文字给了我这样不开口也可表达的机会,而网络更给了我叙述仍可以藏匿的侥幸,于是这段与情有关与爱无关的东西,才有幸被你看到。   一年级的我有一场与色情有染的事。那间充当教室的屋子,我依然在闭上眼睛后历历在脑海中浮现,土墙,草顶,屋外墙上粘贴着牛屎粑粑,屋内的建筑构造暴露无疑,什么大中小梁,粗细不同的柱子,防雨的元毛毡,椽子后面的草席,如渣滓洞般的窗户,高高低低的凳子,大凳子是趴的,小凳子是坐的……一派破落的景象,但我曾经编写的一付对联让校长对我刮目相看,其实当时是我在上课做翻身猴子的时候被当场抓住,为了避免惩罚而现编的:
  破席丛中造雀窝,新书里面藏知多。反映了虽然经常有鸟屎滴在我们的头上,我们依然爱学习的进取精神和远大抱负。   我记得这句话被裱在了我们教室的墙壁上。就是在这样一个单调无味的环境中,我们凭借着孩提时无限的想象,度过了一点也不逊色的少年时代,用绳子仍出一个环套砖头,在地上挖洞打弹子,爬教室里滑溜溜的大梁——记得有次我终于攻克了我们公认最不可战胜的一根柱子,好不容易,脱了鞋,在手心里把嘴巴里的口水都用完后,才爬了上去,我得意地跨在横梁上晃悠着光脚丫,结果上课了,老师进来得太早,我没有来得及滑下来,于是只好象个梁上君子般地躲在上面,大气也不敢出,直到我由于听课思想太集中,忍不住抢答了老师出的一道难度较大的数学题后才被老师顺着声音的来源发现了我,那是怎样的一次幸福的惩罚啊,老师用他那温暖的大手,站在我的高凳子上,把我轻轻地抱了下来。   我们当时的午睡也很特别,有人就睡在很细的高凳子上练功,有人趴在自己的腿上,有人带着小席子,或报纸,铺在地上睡。我的同桌的那个他,我无论怎样努力也回忆不出他的样子,他的名字,但是丑陋的记忆中却记住了他的某个零件。那天,我趴在凳子上午睡时看见了躺在不远处地上睡觉的他,我看见了他的——小——鸡——鸡。天哪!不是我的错,谁让他的短裤那么松,那么肥,偏偏风又吹着撩起了裤边,于是那个玩意就正好直接进入了我当年一点都不近视的眼球。按理说我应该知趣地把目光移开,可是好奇的少年之我,怎么会那么理智呢?我那天剩余的午睡时间,一直在等待着,再来一阵风,再来一阵风……   可是那样的天时地利人不知的机会,在他翻了个身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但就是那几眼,给少年的我带来了关于情字萌芽的巨大冲击波。   倒叙二   自小学一年级外部平静,内心轰动事件发生后,十几年到大学一年级,这期间对生理知识的领悟仅仅局限于自身——一个不断发育着的女生的研究。生理学被含蓄且内敛的中国教育体系一分为二了,另一半对我来说,是个永远的谜。我如果在某个忽然,起了个好奇的想探索的良好愿望,理智与道德立刻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及时地纠正我的不良企图,将我悬崖勒马地拉回到光明正大健康向上的道路。   就这样被封锁成了闺秀或碧玉般的羞涩小女子了。   一个百无聊赖的黄昏,百无聊赖的我走进了校园西北角的一家录象厅。严格遵守着家训不准在工作前谈恋爱孑孓孤单的我,打发时间的方式除了读书,就是不断地参加各种形式的辅导班来充实自己填补自己,学英语专业的同时又辅学了法律专业,电大了四川速记学,交际舞培训班,象棋之家,书法小组,英格赛特俱乐部……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虽然好笑却也自以为热火朝天着。惟独农假的这几天,我实在是找不到热闹的任何方式来killtime,于是我在门口买了包瓜子和popocorn就象个熟练的常客一样进了这家昏暗,龌龊的录象厅。即将上演的片子,是“情人”。难怪其他人都是一对对的呢!我的独自进来倒引起了他们的骚动和窃窃私语。什么世道?我并不明白其中原委。只管自己舒服地等待着投影中快点打出那一道光来。   晕黄的色彩从一开始就流动着,我怀疑摄影机子上一定擦了凡士林,东南亚的繁华码头,油头粉面的中国苍白干瘦阔少,宽帽长裙的法国发育不全少女。故事是因为在一个老妇人零散回忆的口述中剥落进行,所以节奏显得缓慢,沉重,罗嗦和若即若离,对白少,眼神多,肢体语言更多,虽然在表现手法上采用了许多模糊和分合处理技巧,尽量让裸体看起来象油画,组合动作看起来象连贯,灯光也渲染得很暗很黄。吱吱哑哑的木板床,摇摇欲坠的电扇,粗的腿,细的腿,汗,喊,含,燥热,闷,呻吟,喘气,尖叫。这样充足的诱惑让我趁机陶醉了一把,整个人象小鸟一样飞了起来,一个爆米花在我的嘴里被唾液浸泡得湿润饱满,柔软无比。
  说实话,我的所有反应都证明了我的健康,而我却为这健康臊得脸红喉咙干。我一直在猜测想象着被电影藏起来或者说是被剪辑了的关键部分的组合和搭配?如何才能连接起来,搅和在一起,合二为一的?这个问题困扰着健康的我,折磨着习惯压抑的我,而我只能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偷着任思想的野马驰骋。直至入洞房。   那是一次迫不及待的尝试,有些事情合作学习显然优于单独思考,虽然我们也在第一次试验中以失败而告终,却毫不气馁地继续作战探索出了一条成功之路,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小女子之色情,萌芽于80年代的偷窥事件,启发于90年代的出格传媒,泛滥于没有终点的家庭生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