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散文网

高级搜索 我们仨

  • 我们仨

    酒足饭饱之后,波波。乐乐。我。围在一起天南海北地神吹。不知不觉,又扯到乐乐写作文的事了。于是我见缝插针跟乐乐上课,消除他对作文的“深恶痛绝”之情。我说:“其实写作文也不难,你想说什么就写什么,像我们摆龙门阵一样,只是把面前的纸,当做你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