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散文网

高级搜索 冬至

  • [原创] 时光随想系列1十年.冬至

    时光随想系列1十年.冬至文/倾城之薇母亲自一个冷汗淋漓的噩梦里醒来,开了灯,倚在床头……这样的梦,她做了无数次、无数次——父亲在灯下,隔着两米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不明也不暗,叫他的名字也不应声。母亲起,他也起,母亲坐,他也坐。母亲生了气,上

  • [原创] 冬至:米沃什和凯尔泰斯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22:47 编辑

    冬至:米沃什和凯尔泰斯米沃什是80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算作波兰人。米沃什是波兰人,1951年作为波兰住驻法大使馆一名文化官员突然出走,过起了他的流

  • [原创] 冬至

    那座废弃的水库结着冰,象个河塘在阳光下闪着寒光,阳光是温暖的,水鸟象个哲人在冰上急急地走来走去,苇缨子在微风中荡漾,荷叶横七竖八地歪向水面,被冰封着,有的光着杆,似乎孕育着来年的复苏,蓬勃.荒野中的那座废弃的水库,是我文学的故乡,灵感的源泉

  • [原创] 没有飘雪的冬至


          没有飘雪的冬至冬天里盼着有雪花落下,在梦醒来的清晨有晶莹铺满在心的窗台,雪的洁白涂满城市的大街小弄,在没有足迹的地方辉映着幽幽的蓝光。我的心上也轻撒了一席的白雪,冰冷的、纯净的、扣击着我昏昏沉沉的脑壳。暖冬还会看到片片

  • 冬至夜,想起一个人和与他相关的事 [原创]

    ◎ 李晓春今夜,是冬至夜。在这个寒冷的夜里,一个人,再次穿越过我几十年的岁月,穿过绵绵冬雨,破窗而入,肆无忌惮,蛮横无理地进入我的灵魂,他的进入冰冷而强硬,不容我有半点的拒绝。
    他,张尚飞,18年前,死于妻子之手,死时27岁。我模拟的尚飞被

  • 祁连山下,冬至过后


    祁连山下,冬至过后汤如浩一群蓝翎鸽,咕咕哝哝,说着只有它们懂的言语,肩并着肩,从高天划过,留下一道虚无的弧线,消失在天际,谁知道,它们是旅游呢还是串门儿。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从长满枯黄芨芨草的高坡上探身下来,似乎在学习蛇行走的样子,绕过河

  • 冬至雪来彻骨寒

    今年的十二月廿一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并且是最重要的节气之一,冬至意味着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到了。这不,早晨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便听见寒风怒号,从暖意融融的室内放眼望去,宽阔的楼宇间、广袤的原野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那尚未落地的雪花旋

  • 冬至·雪·茶


    冬至·雪·茶
    文/毛地黄99冬至的那一天,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漫天飞舞雪花。今晚报载,降雪为建国五十年来头等的大。是否真实,不得而知,我还不到五十岁嘛!清晨睁眼,感觉室内有些异样的亮光,不见了往日室外微弱的市井嘈杂。下雪了。道路,道路旁的绿

  • 冬至日,理解那个叫冬藏的成熟理念

    李华新依旧是被盼望的心情紧紧地搂获,在季节的胸襟上,没有滞留,没有张狂,也没有丝毫的得意,但无法阻止的季节之子、季节之果,都在金色的背景下,成为这个季节统一的主题。  非常得意与非常时刻同时在这个季节表达。而表达这一主题的形式多样。不过所不

  • 冬至数九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7:11 编辑

    冬至数九冬至到了,我在这个时间里对自己的心没有任何的表达。往年的冬天,我总要期待些什么,可如今感觉自己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好期待的了。我唯一对“冬至”这个

  • 冬至饺子

    冬至饺子
    若水/文天一连阴了好几天,寒冷的北风也呼啸而至,使本来十度左右的气温一下子骤降到零下七八度,咆哮着的北风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行人的头发,针一般地刺着行人的肌肤,这使得爱往外跑的城里人也不得不减少了外出的次数,大街上顿时冷清

  • 冬至的饺子

    冬至的饺子董万军又到冬至。惊喜穿过季节的遂洞来到了深冬,蜇伏得太过久远的等待,往往在冬至的灶台上被炉火烘焙得发烫。“过冬至,吃饺子”已经成了习惯,吃过这顿冬至饭,赤道仿佛也该有了一些变化,时光在昼和夜之间自然也就瓜分了人的心情。所以,我总以

  • 冬至

    我一般不喜欢写节气,虽然这几乎是古老中国探秘自然最神奇的总结之一。但那是和农事相关的,文人拿它做文章,不外乎伤春悲秋,感喟无常。再新鲜点的,也是拿着某个节气的字面意思做一番让人惊艳的小资演绎。我是喜欢小资的,比如雪小禅写的小散文《惊蛰》,利

  • 流年里的冬至


    文/胡巧云流年若逝,又是一年冬至到。飞逝的日子,一不小心就在这个干净透蓝的冬季里,被倾泻而下的阳光一米一米的叠加着,要不是街道两旁那零落而下的片片黄叶,实在没有理由让我感觉到一年之中最为寒冷的一段日子就要来临。冬至之夜,似乎比平时要多一些

  • 冬至去西安

    腰椎病日益严重了。向领导告了假,买了往返西安的车票,去陕西省人民医院找魏效荣大夫按摩。冬至的陇西已经冷得滴水成冰了。早上起来,破例去“老字号”羊肉馆吃了一碗羊肉泡馍,就匆匆登上东去西安的列车。好长时间没坐过火车了,才知道火车头已全被换成了“

  • 冬至

    冬 至·浇 洁多么寻常的一天,天气渐寒,所幸出了太阳。敏婆婆简单地吃了点早饭,扫好地,习惯性地抹净桌椅及仅有的几件老家具,然后,把床上的几本书收进床头书柜。趁中午暖和,烧水洗了一个澡。下午,太阳拖着长长的影子,她收叠好晾在外面的衣服,将长竹

  • 冬至,静夜雪初落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早上睁开眼,我们都还活着。淡紫的窗帘低垂,环拥着一室温馨。梳妆台上新买的水仙,像刚发芽的蒜头,头顶着翠绿的修长叶片,静卧在青花的浅水八角盆中。开花是迟早的事,时候未到,它在甜美的睡梦中。一

  • 冬至的阳光

    冬至的阳光文/流浪流浪去吧今天是冬至,时间是12.22分。听新闻里说,今年印刷的日历上,有的把冬至这一天标在21日,给许许多多的人,造成了错觉和不便。为此,还专门请教了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专家,辟谣更正。确切地说,就应该是今天。让人不免产生出

  • 冬至阳生春又来


    -近来,我是仓皇而忧伤地走着的。越来越凉的风使我明白,冬天就要来了。好像一直袖着手,抖缩在寒风里似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被一种凉意抖擞得无法安坐,没写一个字。手似乎越来越僵硬,且粗糙。抹了护手霜,也不似往日柔嫩。我把这看成是不写字的理由,搓

  • 冬至

    冬 至文/梅园 哥什么时候给母亲出的主意,用什么样的语调、手式,是不是喷着吐沫星子,我都一概不知。那时候我正与同学热衷跳皮筋踢毽子或者上山摘酸枣。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带着我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一个叫做城市的地方,去了一个新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