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散文网

高级搜索 匆匆

  • [原创] 匆匆古日乃


    匆匆古日乃
    杨献平去古日乃之前,我绝对没有想到,巴丹吉林沙漠纵深处还有人家,还有草原。即使我说给其他人听,大都会表示怀疑的。这么大的戈壁,这么荒芜的土地,即使上帝也难以置信。浩瀚的沙漠,黄沙如金,奔涌不已,日日都在吞噬淹没。怎么还会有人生

  • [原创] 匆匆额济纳


    匆匆额济纳在一个叫做“零公里”的戈壁滩,太阳还没有爬到沙漠上面。初秋的风刀刃一样,割着我们的脸。尘土伏地而来,在坑洼的土石公路上四处奔散。一个多小时之后,班车来了,我们提了行包,从一边的戈壁上冲过来,在路边,旗帜一样,挥动双手。外面的戈壁

  • [原创] [匆匆路过南宁]


    --《穿过广西的几个城市》系列不到过首府,能算到过那个省区吗?不宿上一晚能算到过那个地方吗?这是我问自己的问题。现在的问题不是这样笼统的问题,它很具体,我们从北海往柳州时,我想在南宁住一晚,却因事只得在那里吃了一顿午饭,算是匆匆路过。先前

  • 石头城遗址(匆匆南京行)[原创]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1:25 编辑

      南京是个飞速发展的城市,当我坐着公交车进入这个城市时,车厢里的喇叭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今天上午,一男子从二十五层的高楼纵身跃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接

  • [原创] 过客匆匆


    过客匆匆生命中总有一些匆匆过客,如同我们走路时马路上的那些过客,有与我们同道前进的,也有与我们逆向而行的。与我们逆向而行的,或许我们瞬息即忘;或许,在某一个沉浸往事的黄昏,我们会偶尔想起些许模糊的影子,不过他们在我们身后,终究已经越来越远

  • [原创] 匆匆五台山

    匆匆五台山(约2000字)薛林荣从大同云岗石窟赶赴五台山,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路线如下:沿大运高速南行,过应县,入繁峙县,经砂河镇,扶摇而上者,即为“华北屋脊”五台山。如果说云岗石窟和五台山代表着佛在山西的两张面孔,那么,前者是端坐威仪的佛,

  • [原创] 非叙事:匆匆的行程

    早晨起床的时候,叶子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去兰州——这是一趟并非轻松的旅行,本不想去,却不得不去,不能不去——从二月下旬开始,每天数十条的手机短信让叶子知道,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两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生活境况正在日益恶化,他们需要她的探望和安慰,更

  • 不堪幽梦太匆匆


    不堪幽梦太匆匆关于婚姻,陆游后悔吗?我情愿相信陆游是怀着深深地奥悔离开人世的,我也相信他的《示儿》诗不是临终前的遗言,在临终前他的遗言应该是这样的:“婉儿,对不起,我来晚了。”去世的前一刻那时的陆游不应该再是那个热血沸腾,慷慨激昂的爱国诗

  • 娘的脚步匆匆

    娘的脚步匆匆娘的脚步匆匆,经常搅醒大地的睡梦。第一缕彩霞还未来得及梳洗姣容,娘已去棉田里擗叉捉虫。全家人一起吃早饭的木桌上,常不见娘的身影。因为她习惯了在饼子上夹根咸菜或卷根大葱,到东家借个锄,到西家办个事情。等返回饭桌时,娘把剩下的菜汤、

  • 任时光匆匆


    任时光匆匆若水/文 冬天就要到了。一场秋雨,烟雾蒙蒙,天气灰暗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硕大的梧桐树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没有抓住母亲的手,继而在秋风瑟瑟中飘向大地的怀抱。大地阴湿着,空气里弥漫着冬的味道。人们矫情地穿上了厚衣,偶有穿着单薄的年轻人路

  • 匆匆那年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4:27 编辑

    -六月的风温柔地吹过,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怀旧的麦香;树木葱翠,风中作响的绿树叶好像在歌唱一段不肯消散的记忆。又是一个夏天。匆匆那年,离别学校,离别同学,连

  • 匆匆又清明[修改稿]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6:46 编辑

    在北方,由于春雨的搅扰,真正意义上的阳春,实则往往要等到四月中旬以后方能如期而至。如此,最邻近阳春的便是清明,既是节气,亦是节日,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在

  • 匆匆那年,回头不见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23:15 编辑

    匆匆那年,回头不见一 我该上学了小妮用袖子擦着过了河的鼻涕说,她要上学了,她骄傲的口吻像是在嘲笑我还不能上学。小妮是比我大一岁的,不过她这样说的时候明显

  • 匆匆那几年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7:30 编辑

    匆匆那几年——师范掠影遥想当年,宛若一梦。那时青春年少,那时孟浪轻狂,那时志向高远,大而无当。二十九年前的那个丹桂飘香的季节,父亲亲自把我送到临县县城的

  • 身影匆匆的春天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57 编辑

      天空里凝固了很多日子的阴云,好像刚刚飘散不久;渴望已久的蔚蓝只是偶尔闪了闪迷人的笑脸。不需要细细品味,吹在身上柔柔的轻风里还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仍然

  • 感悟匆匆岁月


    感谢分享佳作,祝文友节日快乐!

  • 匆匆别离 久久念

    (一) 我日思夜盼的雨,你去了哪里?天上的云,你为什么要聚集?而后再散开,难不成是用善意的欺骗安慰我!难不成戈壁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往返地念头?天上的云哟,心灵的雨,都为什么就不能交集一起?让思念来得厚重一些?一直羡慕南方的朦朦春雨,绿了杨

  • 匆匆四年

    1996年参加中考时,由于发挥失常,我以几分之差被梦想的中专学校拒之门外,但幸运的是自己被天水第二师范学校录取。这该是命吧。刚上师范那年,学校刚从渭南师范旧址搬过来没几年。学校的地址是在七里墩长开路。上过师范的人都会对这个地址熟烂于心,有着

  • 匆匆又匆匆——从古浪黑松驿走过的三位历史名人掠影

    匆匆又匆匆——从古浪黑松驿走过的三位历史名人掠影文/于文华历史是一个永恒流动的过程。一定的空间与时间内,一定的历史人物,在某个时间点走过一个地方,就构成了一页页有血有肉、有筋有骨的鲜活历史。地处乌鞘岭脚下,古浪峡南口,丝绸之路上重要古驿站之

  • 人生匆匆,不是随风,而是在不断构筑自己的梦


    散文随笔人生匆匆,不是随风,而是在不断构筑自己的梦岁月的河流,带着时光的忧愁,不断撞击着心头,留下几抹追求。并不知道什么是永久,也不知道什么是拥有,那些日子的变幻,让我的容颜,开始变得沧桑,也知道了什么是凄凉,什么是悲怆。或许,这就是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