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散文网

高级搜索 光阴

  • [原创] 光阴在破碎中发出声响


    光阴在破碎中发出声响1992-2001的电厂路注定是那一树的叶子,或阔大,或细碎,或嫩绿,或枯黄,精神也罢,萎靡也罢,趁着黄昏,为一条街道遣词造句。说不上它们的寂寞,雨来了,一滴,两滴,更多的时候,它就呻吟得不行。我不知道它是痛苦着的,还

  • 挽留每一寸光阴[原创]


    挽留每一寸光阴
    □ / 蔺心懂生命之花,只是过眼云烟。生命又是那么的脆弱和短暂。生命有限,而时光无限。一个人的生命可能长些或短些,而光阴却不随着人的生命之长而延伸,也不随着人的生命之短而缩短。只要把握住了时间,生命虽短,却时光无限;假如虚

  • [原创] 道路中的光阴


    道路中的光阴2004年的最后几天,时间拖动着心情久久地逗留在某一个瞬间。我喝了杯中的少许白酒,外面的天空,正在变成幻想中的乳白色。眼睛在某一刻变得朦胧多情,姹紫嫣红的灯光,照耀在大马路上。因为心里还没有醉,所以可以看着路边的行人,“在梦里

  • [原创]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陈世旭英与军是一对恋人。但在交往了一段时间后,英果断地提出了分手,因为军在武汉上学,自已则在家乡待业,他们之间太没可能性。半年后,英结婚了。婚后的老公对她很好,她们经营着一大摊子生意,过得很幸福。20年后的某一日,她偶然

  • [原创]      光阴的凉意

    光阴的凉意骤雨初歇,丝丝的凉如一把尖锐的匕首直直的刺进人的皮肤。这种冷让人没有任何的欲望和快乐,就连沿街叫卖的曾经让我拥戴和热爱的热煎饼都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烦。让人生厌的风也是趁火打劫的来凑热闹,瑟缩在枝桠上的黄叶便也就极不情愿的落下。“妈

  • [原创] 光阴的花瓣(随笔)


    臆想夏天最盛大的时候,突发奇想想去进行一场旅行。不过一出去望见那炽热的阳光时又不得不却步了。还是退回来,窝在房子里继续一个人的生活。无需想什么事情,每天就是在电脑,电视和床,再加上碗筷的无聊中度过。看书或电视到深夜,很寡味,但是必须得说,

  • 山村初冬的一段光阴


    山村初冬的一段光阴汤如浩当深秋离去的时候,没有挥手,也没有搞一下隆重的告别仪式,走得很仓促匆忙,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影子了,连一点丝毫深刻的印象都没有给人留下,这会儿我一下子从一贯封闭的环境里出来,忽然间就发现不对劲儿了,有点陌生等等什么的

  • 被剔除的光阴(二篇)


    被剔除的光阴(二篇)柯友珊让位的菜地再抚摸一下青菜,青翠的时光从叶脉细密的纹理滴落。握一把锄子,和时光较劲,从内心剔除荒草,让菜种子去占领,和泥土交情,回到土地中间,生命才获得发言权。去池塘边提一桶清水,来浇灌智慧,得到滋润的灵魂渴望生长

  • 成都印象之贰 ----- 蓉城光阴

    蓉城光阴总以为,成都,这个被称作天府之城的都市,有着遥远的距离。当我走进,才知道,其实不过隔了一程青翠的山水。这里也叫蓉城,它不是美人如花,隔在缥缈的云端;也不是皎洁明月,落入澄澈的水中。而是一片柔软的烟火,飘散在风情的街巷,流淌在古韵的琴

  • 石梯镇:光阴漏下的七个片段


    石梯镇:光阴漏下的七个片段春天·巴河在春天,这些翠绿的草,又一次翻过山岗、河堤,漫过巴河水清澈的气息。谁也不会怀疑,每一株草都高举着明亮的灯盏。如此盛大、安静,如此淡远、平和。其实,从早春的第一个清晨开始,它们就试着加快了速度。一河动人心

  • 光阴的走向

    大约只有半年多的时间,我发现光阴的走向发生了改变。一个冬天,一个春天,半个夏天。那时候,以及那时候之前的数年间,我也是这样,站在四楼的走道,手支撑在护栏上看外面。正前方是一幢七层的点式住宅楼,很独立地被粉刷成橘黄色。我与它之间隔着一方球场,

  • 梦随光阴飞

    梦随光阴飞(撰稿人:郭玉琴)一张很小的桌子围着两个人,尽管酒店的服务员说,给你们安排小一点的桌子,可以让你们靠近一点说话。我知道服务员的意思是给我和他叙旧的空间,可是我们仍然对坐两旁,不知道是桌子不够小拉开了我们的距离,还是我们多年未见的心

  • 和你,一起唱光阴的故事


    和你,一起唱光阴的故事新年又要到了,期许中些许无奈的情绪,盘点岁岁年年的心情,竟也是一路喧嚣,一路灰尘。轻轻涤去尘埃,晾晒光鲜的内心,带着往昔云烟里的童稚和真诚,去触摸、去翻捡、去领味那遥远的时空里至真至纯的岁月。于是,与女儿一同唱起那首

  • 被光阴追赶着

    光阴在指间穿越而过,无声无息。分明记得我还是扎着羊角辫子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哼哼着小曲,花衣穿过林荫道,一闪而过,留下一串串笑声。不记得理想的模样,只知道老师教导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后我就能吃上白米饭。盼望着长大,长成母亲的样子,知道天

  • 山庄,那片开满菊花的光阴

    菊花开了,在那片绵延的山坡,不是金黄色,不是白色,而是粉红,这真让我感到奇怪。我打小见过的野菊花,只有一种颜色,灿烂的金黄,在家乡的山涧中,在某处峭壁上,它们泼辣辣地绽放,花朵圆圆的,气味香香的,一朵一朵,挨挨挤挤,簇拥在一起,很热闹,很随

  • 从屋檐下出发的光阴


    从屋檐下出发的光阴
    文/孙本召雨一直下,没有休憩的意思。我站在街道的一户人家的屋檐下避雨。潮湿的世界里,有乌云,有寒风,有冷雨,有晃动的人头,有噪杂的汽笛,还有我一个离家的游子。雨一直下,不会停了。我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心里想。走吧,现在,

  • 细数光阴

    洋湖是古徽道上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重镇。对于我们的文友文青来说,洋湖,相当于一个大舞台,文青便是每天自然上演的每出大戏的当然主角。春日晴好的一个周末,受文青盛情邀约,我们来到文青唱戏的地方,来看文青唱戏——当然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我们一般文友

  • 三寸光阴

    三寸光阴依旧奔波,碌碌无为,或许我本庸人,要善于安身立命。二十四年的光阴,尚未弹指,便灰飞烟灭。生活,像卫生纸,看着一堆,却不经用。秋去冬来,只有一季,就到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谁信呢?信或不信。寒冷一路南下,像检阅我廉价的忧伤。风像醉汉,满街

  • 光阴书


    光阴书汤如浩似乎只有漫步的时候,才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四周观望。和多年以前一模一样。从观赏的角度而言,这种行为只能徒费一些工夫,不可能有意外收获的,尤其是初春,极目所见,更多的是萧条、荒凉和衰败,甚至是肃杀。所以说,有些地方,实质上是不适合人

  • 行走的光阴

    小学时,村口有一棵桑树。记得那棵桑树的枝条连同树叶从根部起一层层长出,杂乱地在空中张扬着,没有优雅,只是紊乱。村里人嫌它那等杂乱,又挡了路,都不喜欢。幸好一到夏季,那树上就会结满紫红的桑葚,透出酸酸甜甜的馨香,馋得路过的小孩直流口水。一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