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散文网

高级搜索 日记

  • [原创] 冬日记游

    冬日记游出永胜城东行,不足五里,便至一山,林木繁密,鸟鸣啁啾,其形如玉壶,谓之壶山。与邻山对峙而得一箐,箐深十丈有余,因清云南巡抚谭尚忠于石崖题写“灵源”二字,字体遒劲端庄,而名“灵源箐”。灵者,灵秀,灵动也;源者,水源,源头也。箐水浅时极

  • [原创] 震中日记三则

    一、思念地震发生第五天了。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汶川地震的死亡数字。成千上万,令人惊悚。我心悲怆,有末日感。不禁自问:天何生我,天盍酬我。不知道成都同学X是不是还惦记着在地震核心地带汶川县城可能遇险了的妻子——说“可能”,也是自欺——覆巣之下岂

  • [原创] 来自天堂的日记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走。走过瓦砾和废墟的缝隙,走过亲朋和邻里的泪光,走过阴阳两世的分界线,走不出的依然是亲人失神的双眼。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走。走过形单只影的寂寥落寞,走过风雨飘摇的沉沉浮浮,走过如梦似幻的明明灭灭,走不出的依然是亲人日渐沧桑的

  • 亲历大地震——一份来自灾区的日记[原创]

    亲历大地震“哐堂、哐堂,哐堂、哐堂,哐堂、哐堂..............”我被一阵剧烈的震动摇憾着从梦中醒来。没有睁开眼睛,就觉得床在剧烈的摇动,且发出很大的声音,  窗户也发出很大的声响。不,是整个房间都在响。我想是不是一楼人家的装修工

  • 毛院日记——第一天

    我急切地向毛院走去,毛院静静地伫立着迎接我的到来。昨天本该到未到,今天又来得太早,七点三十分的毛院,安静得像一个沉思中的学者。一只手,一只如师如长的手,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举起;一个声音,一个如朋如友的声音,通过风的手,向我传递。“是来报到的

  • 狂人日记(增补)

    狂人日记(增补)昨夜,不见月却有星。竟似鬼魅般冲我眨眼,我怕月光更怕这星光。猛翻《论语》,看得突兀: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言犹未了,只听得子路子贡跳将出来,齐声呐喊:下台,下台。忙着去寻老子,竟不见影。惊得一身冷汗,这可如何是好?

  • 哥哥的日记


    哥哥的日记沈阳市于洪区红旗台村出门在外家人交待2006年3月6日到,3月8日交钱电表字149度{哥哥的日记第一页记了乱七八糟的几个字,就是这样的几个字让我想知道,知道哥哥在外(受了多少苦,因为哥哥一直都是这样。)的情况,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好

  • 沙漠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5:39 编辑

    沙漠日记(一)被誉为“世界沙都”的腾格里沙漠。它横跨甘、宁、内蒙三省区境内,而第一条沙漠电气化铁路就横亘在此。这条沙漠干线上,沿途大多是戈壁荒

  • 乡村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6:06 编辑

    乡村日记
    汤如浩
    7月24日刚刚下车,大老远就看到小侄儿的身影在向前狂奔,他肯定是看到我们下班车了,顾不上跟我们打招呼,从水渠边的小路上走捷径,慌慌张张

  • [原创] 死亡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8 00:19 编辑

    2月2日 星期日 晴此刻,头脑非常混乱,二爷爷的去世,让我想到很多很多。情感,伤痛,苦难;生命,负累,痛苦。太多太多的忧伤的词语像永不枯

  • 赴兰州日记(4)—逛夜市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26 编辑

    赴兰州日记(4)—逛夜市睡觉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自然醒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比赛结束了,我们彼此都放松自己,我与同事在兰州都有亲人、朋友,我朋友、同学得知我在

  • 赴兰州日记(5)—回家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30 编辑

    赴兰州日记(5)—回家昨晚的游览激起了叔父的兴趣,晨起洗刷完毕后,三妈让叔父带我去吃一下兰州最正宗的牛肉面。
    说起兰州早点吃牛肉面,就如说起清水早点吃扁

  • 赴兰州日记(三)——获奖了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32 编辑

    赴兰州日记(三)——获奖了今天早上是预赛,我早早起来,穿好西服、系上领带、将穿了几天的皮鞋擦了又擦。参加工作来我没打过领带,今天打上后觉得很别扭,脖子很

  • 赴兰日记(1)——上兰州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54 编辑

    赴兰日记(1)——上兰州[作者按]今日得空闲,稳坐电脑前,翻阅旧时文,偶见他日片,观之思万千,提笔书爱言。从兰州回来已一月有余,早就想写一篇赞美兰州的文

  • 心情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5:53 编辑

    文/郑连华 今天,雪天 朦胧的窗外,雪点一滴滴的落下,敲打在房间的玻璃窗上,也敲击着心里深处的那根弦潮湿的空气中,充满了思念

  • 赴兰州日记(2)—准备着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49 编辑

    赴兰州日记(2)—准备着
    睡觉睡到自然醒。
    早上6点多,我已经醒来,打开床前的台灯,看到同事还与周公相会,做他的南柯一梦。轻轻唤了一声,见他不应,我拿出

  • 军训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8:44 编辑


    军训日记新生报名今天是八月二十六日,是我校新生报名的日子。新生花名册终于从教务处传到了我手中,打开一看,已不全是暑假所带的那些可爱的弟子了。一切恍恍惚

  • 读先生十月日记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6-8-17 15:41 编辑

    读先生十月日记鲁迅先生去世之前的一个月。这个月,对他来说,只有十九天。第十九天凌晨,先生不再呼吸了,他再也不能在日记上留下笔墨。前一天,本来按照习惯,他

  • 春天心情日记(四)寂寥如酒


    春天心情日记(四)寂寥如酒好时光都是在匆匆里被辜负的,即使现在的我也觉得我一直在辜负自己的好时光。安身立命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比心里所想的一切都重要。我之所以觉得它重要,是因为我未来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它身上,而我过去的所有悲凉也必须要靠它来

  • 春天心情日记(三)女人心


    春天心情日记(三)女人心我的梳妆台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大镜子,平时照的很少,正常早起梳妆的时候,我用它也只是为了照一照我的长发辫子有没有梳歪了或是有没有零碎的头发扎漏下来,真用它像现在这样照自己面孔上的皮肤,并且细致的观察鱼尾纹有多深的